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9th Feb 2012, 12:10 PM | 生活風語 | (63 Reads)

        在陽光明媚的星期日早上聽收音機,聽到主持讀出一個聽眾的來信。信的內容很沉重,是一個女兒訴說著自己用十多年的時間,去照顧在老人院的母親,其間的生活就來回於工作與老人院之間,完全没有了社交生活。及後,她的母親離世。三個星期後,她在街上暈倒,送院後發現自己有一種先天性的疾病……主持讀信後,收音機裡的主持與嘉賓都勸說這位女兒要展開自己新的生活,不宜把精神全都放在親人身上,令自己的生活受到無盡的影響。

 

         聽至此,有很大的感觸。其實我很明白那女兒的苦況,我與我的家人,對在家與醫院、學校與醫院、工作地方與醫院兩頭跑的情況,根本不陌生。突發的情況會把你一切排好的事情都打亂。一年又一年,似乎看不到盡頭的等待,我們慢慢習慣,嘗試在突發與下一突發情況的中間努力令生活不受影響,但在當中誰又能真正釋懷? 我認同主持與嘉賓所言,照顧者的生活不應該被全盤控制,但如若要被照顧的是你認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其實你在感到辛苦的同時,亦總會有更多的心甘情願,就像信中那女兒說自己無悔一樣。

 

        就算没有生病,人的生命本也無常。努力做想做的事,盡力去愛你愛的人,或許力量很有限,也永遠感覺時間不夠。但在過程中盡力了,就無須後悔了。

       能把這種負荷變得甘甜,一起在陰霾下享受生活,就是更高的境界。

       我在努力追尋。


| 7th Feb 2012, 10:12 PM | 生活風語 | (33 Reads)

       殺人與被殺,傷人與被傷害,好像每天都在這個城市發生。我們只會在看新聞的時侯婉惜那麼短短的一刻,過後我們還是會遺忘。生活太忙碌,而世上悲劇太多,我們没有空間替別人的不幸影響自己的心情太久......

       今天早上看新聞,看見一個熟悉的名字在一宗法庭案件上,而他的身份是一宗殺父案的被告,正被控誤殺。那被告的名字跟我一個中學師弟一樣。我不敢置信,在想,或許只是同名同姓吧......雖然,他的名字其實不算普通。我對他名字有那麼深刻的印象,是因為我從前曾讀錯他的名字,是當時的一位中文老師糾正了我。再看年紀與報導中所寫他居住的地址......是否有人能說服我是所有的巧合在同時發生?

        已經記不起在學年代是怎麼認識他的了。只記得他沉默寡言,可能就是太沉默,故總是被人排斥,我在學校碰見的他,永遠是在獨行,没有朋友。我在師生中聽說過他家庭有點問題,但是什麼問題,我是完全一無所知。我見他雖然不怎麼說話,但感覺頗温和,所以在學校裡看見他,都會跟他打招呼,說幾句話。他的回答總是一句起,兩句止,但給我的感覺不是敵對,反而是在努力。我想,他其實很想表達自己,很想有人關心他,但又害怕別人傷害他,故總是封閉自己。

      畢業後,我便没有再跟他聯絡。現今,如果報上所載的被告真是他的話。我想,他這些年的生活一定不好過。如果,當初有身邊有人再用力點拉他一把,可能,一些事情就可改變......是嗎?

       要學習多走一步,有時,也很難。


| 1st Feb 2012, 10:49 AM | 生活風語 | (19 Reads)

      很感恩昨天能有機會與兩個身邊人有對談的機會。不只於普通的應酬,是真的深入的交流一些寶貴的人生經歷、一些看法、一些最真的感受。

      讀書的時侯,我們好像總有無盡的時間去做這種事。我們没有什麼顧慮,我們不怕別人知道自己的想法及對某些事情的看法,那怕自知那種想法有點無聊、有點幼稚,或早知別人不會贊同。人愈大,這種對談的機會來愈少。成人的世界有太多的交集,太多各式各樣的問題與經歷。我們害怕別人知道自己對某些事情有恐懼,害怕別人知道自己其實很迷失。我們也怕深入的談話很快會涉及種種是非。害怕聽者有心,收集故事做人情,把珍貴經歷及感受在熟人裡留傳,然後再演變得面目全非。我們慢慢地學會強裝自己很堅強,很樂觀,很能幹。愈來愈少在人前坦露自己靈魂最立體的一面。

      昨天的兩次對談,事前我完全没有想到會如此深入。我總怕別人不肯與我交心。但原來,只要你肯多走一步以開放的態度打開話題。你身邊總有人很願意與你分享,而且他願意分享的,可能遠超你所想。

      在長大的過程中,最要學習的,是不要逃避自己的靈魂,也要學會明白與尊重別人,因為他總會有你不知道的經歷在影響著他。他跟你一樣,活得有血有肉。


| 27th Mar 2011, 12:12 AM | 戲劇魅影 | (49 Reads)

      今夜第三次在前台當值。
      重演的劇目,相同的故事,改了演釋手法,改在正規的場地上演。聽同事說是好戲,偷偷溜了進去在旁邊看,果然令我眼前一亮。一套兒童劇要兒童拍手大笑不難,要那些"陪太子讀書"的家長們也享受,就是挑戰。看今晚觀眾反應,是真正做到了"賓主同歡" (家長是賓,孩子是主......哈哈!)

      在前台當值充滿著緊張感,但每一次同時都在收獲快樂。這項工作對平日在辦公室埋首文件的我來說,其實可以有很大的鼓舞。若拼命地與不同的資助機構周旋得太久,面對著死板的文件與計劃書,很容易就會迷失方向,忘記了這些工作本來的意義。但當你從文件中跳出來,看見這些努力產生的一點點成果,就已足以使你找回你工作的靈魂。

      今天在場地,親身見證一位小女孩從開場前大哭大閙不肯進場,到劇終時回答我們說一定會再來。這一轉變令我們得到很大的鼓舞。一張張完場後快樂的笑臉,都在告訴我們努力不會白費。我們在致力地培養"西九"的未來觀眾。或許這些有劇場體驗的小朋友,未來未必會對戲劇有興趣,但這種快樂的體驗是真實的,會暗暗地在他們的成長路上影響著他們。如果他們的家長再用心一點去給予孩子這種經驗,孩子的品格就能一點點的被塑造,最後收獲的就是甜美的果實: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看見成果的時侯,或許他們已經長大,已經忘記了這種塑造的源頭,但不要緊,因為目的已經達到了。


| 29th Apr 2010, 4:22 PM | 生活風語 | (137 Reads)
        昨天去了坪洲閒逛。整天天陰陰的, 幸好不像今天般下雨。

Picture

       記憶中從來沒有去過坪洲,但是不是真的沒有去過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

       經過海邊一排公屋之後,我們便到達手指山山腳。正當我們準備上山的時候,幾個穿著避彈衣的警察從山路衝出,嚇了我們一跳。原來他們在做演習, 模仿有偷渡者挾持人質。警察們見有人上山,便喊停正入戲的同事,讓我們先過。

      "你地唔好行埋黎呀! 再行我插多一刀!"

       "你已經無路可逃, 棄械投降啦......"

 (閱讀全文)

| 7th Apr 2010, 10:18 PM | 生活風語 | (165 Reads)

      與朋友5日與6日在長洲渡假, 留宿渡假屋一晚, 照例玩至通宵達旦, 至清晨方休。渡假屋很小, 床位不夠,  心想與其坐著打盹, 不如出外閒逛。這促成了我第一次長洲早晨散步的體驗。

      去了長洲多次, 其實並未真正在早晨的時候逛過長洲。 每去到一個地方, 我都喜歡一個人慢慢地散步, 且特別喜歡穿插橫街小巷, 因為那裡人最少, 但可看的東西最多。住在東堤, 出門口後走了一小段路, 就是北帝廟。廟裡一個人都沒有, 只奉著三注清香。我仔細的看那些浮雕、那些神像, 心想那只不過是木頭, 可被雕成了神像之後, 就有了神聖不可侵犯的價值。當年孫中山為破除迷信, 扭斷了一個北帝神像的手, 可這種心靈寄託沒有被破除。其實是什麼宗教都好, 都只是令人心寬慰而已。人人口裡說不著緊這個功能, 只著眼獻奉。可到脆弱時候, 都不期然會找倚靠。心靈比生命的求生欲望其實更強。

 (閱讀全文)

| 5th Mar 2010, 8:44 AM | 戲劇魅影 | (801 Reads)

      餓了舞台劇太久太久, 於是只要能入場, 雖然整體感覺有點失望, 回家時還是很滿足。

      之所以叫《情話紫釵》, 是因為導演希望透過紫釵記李益霍小玉的故事裡對愛情的一套,體現到現代一對在玩愛情遊戲的男女中去。劇中主要穿插著三個種場景, 紫釵記的粵劇情節, 現代一對男女(代表李益與霍小玉)的情節和現代兩對在看紫釵記男女的叙述。

      失望, 其實並不全因為我帶著過度的期望入場。雖然我的確欣賞毛俊輝與謝君豪, 但一個令你更欣賞的人總會有令你失望的時候,所以入場前我一直只保持著適當的期待(入場前我最怕君豪會唱歌......因為聽聞是半歌劇式) 。令我感到失望的是劇情的主線不清, 感覺就是在很有限的時間之內, 把紫釵記的粵劇內容撮要地叙述, 然後又很趕急地搬上現代的那一個情節與紫釵記很像的愛情故事,在還未理清它們當中有什麼關係的時候收場。其實導演的出發點很好, 想透過這樣的一個對比帶出粵劇情節不只是遙不可及的複雜唱詞與服裝造手, 而是擁有活生生的情感參考價值。無論古今, 所有感情都一樣。 但應因要對比的太複雜, 所以兩個半小時只可對比到皮毛, 才令觀眾有點摸不著頭腦的混亂感覺。我最有印象的比對是說紫釵記跟現代的一些愛情一樣, 都是認識了不久就上床, 而內容也有很多是在討論,在一段朦朧的愛情關係中, 應什麼時候上床、為什麼上床和上床後帶給雙方感情關係的沖激。但更深入的一些對愛情的永恆追求、在愛情中的不安等,比對不是太明顯。給我的感覺是不完全或不完美, 因我認為紫釵記應該還有一些很重要的意義是可以被抽取的。太集中於性關係的近似會否令觀眾捉錯意思?

 (閱讀全文)

| 28th Dec 2008, 10:19 PM | 生活風語 | (303 Reads)

     "潛水"了很久, 主要是前陣子忙於搵工, 而搵工的過程又非常沉悶,每天按著同樣的鍵, 寄著同樣的東西, 記無可記, 於是略過...... 後來是忙於上工, 於是又擱筆了個多月, 由此產生了一段本博客差不多是"史無前例"的真空期。希望這裡還有人會"路過"吧......

      正確來說, 我是金融海潚後才找工作, 而且是"新鮮畢業生", 所以要求不高, 寄出去的求職信回覆也不致於太冷淡。現在我的職業,是在一間基督教的社福機構內的學校社工部,當類似助理的職位, 協助社工日常的文件往來和活動籌備等工作。大部份時間在office, 小部份時間到各學校, 基本的工作時間也跟普通辦公室一樣, 算是半份辦公室工作。

      快工作了兩個月了, 已經開始習慣了。不過這份工作是沿用社福界慣用的合約制, 逐年簽約, 連我們的"上司"--- 各位社工都不例外, 所以員工的歸屬感好像比較差, 沒有人能擔保下一年還會看見多少熟悉面孔。對於我這個"新鮮人"來說, 則仍是"當一日和尚敲一日鐘", 仍在摸索著在社會生存的適當道理......

     工作了一段日子, 已經聽到不少、看到不少、觀察到不少人情冷暖與是非, 可未來會怎樣, 我還是很好奇.....


| 11th Jul 2008, 3:08 PM | 生活風語 | (458 Reads)

       第一次被踢中, 唯有接下這個由金婆婆踢我的tag......( 婆婆係咪見我太耐無寫呢?)emotion

1) 第一日踏入你要入讀的中學,見到什麼令你最難忘?

     這個問題可以好長篇...... 話說當時我被派往第七志願中學, 是一間天主教女校, 屬於Band 1 尾, 但我家人不是太喜歡我讀有宗教背景的女校(雖然第二至第七八志願都是有宗教背景的女校...)。當年我成績好, 全部科目都是A, 所以老師也鼓勵我去填了第一志願但派唔到那間"叩門", 但等"叩門"結果其間當然要先註冊, 所以我的情況是:在那間有宗教背景的女校連暑期作業和校服都買好, 但臨門一腳唔讀....... 原因當然因第一志願那間學校收了我。

     故此,嚴格來說我是有兩次"第一日踏入你要入讀的中學"的經驗。踏入那間有宗教背景女校的感覺是覺得它很舊, 但又好有趣, 心想"原來中學係咁!", 很深刻一幕是看見有個很大的聖母像在操場。

      至於另外一間我真正讀了七年的中學, 第一日最難忘的應該是到校時未打鐘, 高年級個個走哂出去玩, 但中一各班好靜好乖地坐在班房...... 於是人生路不熟的我又跟大隊坐在班房裡"唔敢郁", 等老師來上堂, 之後才知原來未打鐘前可以周圍走......

2) 中一係拎個咩樣書包?

     無什麼印象, 好似是紅藍綠三色, 又可手挽又可做"背囊"的一個袋...... 基本上中學都是普通"背囊"做書包。

 (閱讀全文)

| 5th Jul 2008, 12:05 AM | 生活風語 | (529 Reads)

       2004 - 05, 我......

            2005 - 06, 我......

                2006 - 07, 我......

                     2007 - 08, 我......

                          總括而言, 我畢業了。

                                6月26日, 不喜歡拍照的我, 笑得有點牽強......

 

 (閱讀全文)

Next